©囌嚕 | Powered by LOFTER

【轟出】傾盆大雨

*520  大  遲  到
*幼年時期捏造
*頗崩,頗OOC
*分段還是這───麼的有障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小的手遮擋,男孩盡可能不讓自己徹底濕透。
雨水一滴滴滲入,於眼眶中打轉著使眼睛發紅,哭過似的,他無法看清前方。下著傾盆大雨,一路上跌跌撞撞,最後連滾帶爬地鑽進公園廣場的圓形小屋。

 

大概是被放鴿子了。
綠谷狼狽地窩在小屋,再怎麼極力遮擋還是免不了全身溼透的命運。縮著身子,將腦袋埋進雙臂小小嘟嚷幾聲。

 不知是誰提議玩躲貓貓。
將綠谷丟在一邊,以爆豪為中心的群體先是圍在一塊,小聲幾句邊朝綠谷撇個幾眼,接著哄堂大笑。

 「今天我來當鬼!」爆豪自告奮勇說道「可要好好躲起來別被我找到啊!」

當下,綠谷的笑臉可勾到不能在更高。
平時總是被迫當鬼,正要抓人時對方更是作弊: 會飛的飛走,不讓鬼抓住,會炸的甚至追著鬼炸,每次都以悲劇收場。與其說是鬼抓人倒不如人抓鬼來的貼切。

 「一、二、三」綠谷興奮跑著,第一個便衝向池塘邊的小樹叢。
絕不會被發現,那是很早以前就觀察過、決定好的躲藏地點。

 窩在樹叢堆,雙手緊摀著嘴,孩子極力忍住笑聲。這是第一次沒有當鬼的遊戲,無法克制的緊張興奮,急促的心跳帶動全身顫抖,他甚至沒法靜下心躲藏。

 

 

池塘的鯉魚悠著晃著,蜻蜓偶爾點下,水還是流過。

即使沒有鐘錶也可以看見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從一開始的興奮到現在的平靜。遊戲開始後再也沒聽見其他人的聲音。而小勝總是示威般的釋放個性,所產出的爆炸聲一點也沒聽見。小小的腦袋窩在樹叢,思索著各種可能性。

然而思考能力侷限,無法深入思考,綠谷甚至直覺自己被丟下的可能。
不願多想,也不敢多想。晃了晃頭甩開,綠谷還是決定親眼見證。

正要起身,後方的池塘傳出滴水聲,然而回頭只見一點漣漪,沒有多想的走掉了。

 

一點一點漣漪擴散,水面映照著一片陰暗。

 

池塘距離公園廣場有一段距離,沿路上同時找尋其他玩伴。
有著多次當鬼經驗的他對於搜索能力悲慘的有自信,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沒找到半個人使他更確信自己被丟下。

早該習慣的不是嗎?
風打進來的雨水於眼眶打轉抹紅,使眼睛發痛。
幾次跌倒,沾滿泥濘的手臂奮力擦拭,越擦越髒。

 

小小的孩子無法理解被討厭的理由。
如果知道自己被討厭,會盡力討好他人,求好,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喜歡自己。

小小的孩子心胸太狹窄了。
如果還是被討厭,他會比剛才來的更聽話,服從,甚至希望世上沒有討厭自己的人。

 

他都做了,還是被討厭了。

 

小小的孩子會自卑,被討厭一定是因為自己不夠好。

 






 

「那個,你沒事嗎?」微弱的聲音自黑暗傳來,只有白皙的小手露出,將手帕遞來。

「啊,謝謝你」接過手帕,帶點鼻音的軟聲向對方道謝。綠谷傷心到甚至沒為突如其來的援助感到驚訝。

「你好像很難過的樣子」遞來手帕的男孩看著面前與自己同年齡的孩子,稍感強烈的注視著。「是在哭嗎?」

「才不嗚是嗯…」不感覺強烈的視線,埋頭努力擦拭著臉,被手帕模糊了聲音「是沙子,是沙子進到眼睛了…」綠谷不甘示弱地說道。

 其實自己也想不透,每當小勝發動個性時,爆破的沙塵總會莫名炸進眼睛。沙粒滾動廝磨,上下左右都滾過一遍,就是滾不出眼睛。廝磨著發紅,難堪的擠出眼淚才順水流出。

「哈哈! 笨久哭了!」才不是! 是沙子「哭得再大聲也不會有人幫你的!」

「因為你就是這麼沒用啊!」


 

「是沙子啊…」望了望外頭的傾盆大雨,重述字句而沒有多說。回過頭來繼續注視著綠谷。

 

兩人保持好長一段時間的沉默。


好像注意到了,但還是擦著臉,綠谷實在不敢回頭面對那片黑暗:
雖然聽聲音好像是跟自己同年紀,但實在有點不舒服。
即使不回頭也能感受到強烈的視線,毫不遮掩的彷彿能將自己看出兩個洞。如果真的對上那雙眼睛……綠谷嚥了嚥,

 

恐怕會瞎掉吧。

 

「嗚啊!」欺身,瞬間的逼近把綠谷嚇得往一邊倒。
「真的是沙子嗎? 如果不舒服的話還是說出來會比較好喔」對方隨後補充道「姊姊是這麼說的」

 

只是靠近而沒有直接碰觸,綠谷臉上還緊摀著手帕,被嚇得一愣一愣。
僵了幾秒,在用手帕悶死自己之前魚一般地彈起身,大口喘氣。感覺對方還是注視著,自認可能逃不了了,綠谷乾脆直起身縮了縮,眼神有些飄忽不定「真的沒什麼啦,只是……」

可能是情緒上急需紓解,綠谷過沒多久還是打破一開頭的只是,一五一十,一切的來龍去脈全進了對方的耳腦。

 

「我要打他!」義憤填膺的暴力言語著實把綠谷嚇倒了,兩手連忙扶著對方的手要他冷靜些。

「不行! 小勝真的很可怕呀!」
「我討厭跟爸爸一樣會欺負媽媽的人!」
「可是小勝不是媽媽啊」
「無論是誰,欺負人就是不對!」
「你難道不會生氣嗎!」

對方甚至一把拉過綠谷的袖子「你可是被欺負了喔!」

要來的更直接的事實逼迫似的硬聲打向,不斷迴避視線的綠谷這時才稍微看清對方的臉。

 雨中隱約透出的光閃著微弱,即使微弱仍能照亮灰暗的圓形小屋,異色的雙眸亮地發怒,透出猙獰的輪廓,半邊白髮亮的,半邊則更加深沉的一片。

 

手一鬆開,身子不穩的倒退至角落,綠谷有些悲慘的恐懼起來。

對方的強勢讓自己站不住腳,是因為有個性吧。
有個性可以反擊才能說出這般話,而早已被判定沒個性的自己又該如何是好?

 

沙子又進眼睛了,揉了又掉了又揉,然而這次根本沒有沙子。

 

「對不起…嚇到你了」像是看到父親欺負母親時的情景,男孩趕緊鬆手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沒有要欺負你的意思,真的!」哭聲不止。左顧右盼,手指攪在一起,他開始感到焦慮。

 

「嗚嗚…哈啾!」
哭了許久,眼淚開始混雜噴嚏,綠谷幾乎忘記自己全身溼透。
一陣冷風吹進,小小的身軀抖了幾下。

 

「不要動,先等一下」被人圈抱懷中,懷裡沒有人類該有的溫暖,然而溫度持續下降。

「好冷…哈啾!」哭聲停止,綠谷要比剛才更大幅度地顫抖,眼淚近乎凍結。

 「抱歉!」對方連忙縮手「我只是想把你身上的水滴凝固再拍掉,這樣好像會比較快乾的樣子……」本意不讓人著涼太久卻弄巧成拙,聲音透露出不知所措。

 

猶豫地看著左手,下定決心似的緊握。

「沒事的,真的沒關…」
「稍微退開一點」不曉得對方接下來的行動,綠谷還是很聽從的退開。

 小心翼翼的再次緊握,緩緩綻開,手心冒出大小適中的橘紅色火焰,男孩極力的控制著。

 

「好…好厲害啊!」盯著手中的火焰,綠谷聲音不小的驚呼。目光也不自覺跟著燃燒。

「這沒什麼」
「第一次看到擁有多重個性的人!」無法壓抑的興奮「你以後一定會是很厲害的英雄!」

 

「可是我不喜歡」
感到一股燥熱,手心的火焰開始不穩。
「我討厭跟爸爸一樣的個性」
火光閃爍,時大時小。飄忽不定的光,這次他們終於看清彼此。

 

一次又一次的跌倒,傷痕累累的孩子將手伸向另一個孩子的臉龐,佈至眼睛的深色的燒痕。

「你的臉怎麼了?」聲音連同火光不穩與怯弱「是不是有人傷害你了」

青色的火焰瞬時化回過度的橘色焰火,即將失去控制。

 

綠谷閃避不及,一把被人推出屋外。
好不容易才要乾燥的再次全濕,雨還是這麼傾盆。
愣愣看著屋內,久久無法動彈。

 

「所以我才討厭跟爸爸一樣的個性啊……」
將手覆於地面才壓下火勢,全身無法克制地顫抖。

放聲大哭,這次他再也受不了了。

 

就在剛才,自己差點傷害了那名傷痕累累的孩子。

 

哭著哭著,連潮濕的懷抱也無法感受,
無法停止咽泣,直到額頭上一個濕軟緊貼。
一次一次輕啄,雨點似降下。

 

「每當我難過的時候,媽媽都是這樣安慰我的喔」
輕聲拍撫,頭扣上對方的肩膀。

「不要說也沒關係,討厭也沒關係」
笨拙地模仿媽媽的字句,只是希望那人可以好過些。

「所以別哭了」
局限於有限的思考能力,最後也只能笨拙且有些粗暴直接,帶點請求的安慰。

 

雙手環上,兩人保持著相擁的姿勢許久。

也不知多久,懷裡的人猛個抽身,緊張的抓上綠谷的肩膀上下打量,雖然視野灰暗不清。

「你剛才有受傷嗎!」

「沒,沒有」被突然的大動作再次驚到,連回應也是如此呆滯。

「還好沒事」

回復到各個坐姿,兩人再次陷入沉默。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啊?」打破沉默,綠谷先行問道。
「轟焦凍,叫我焦凍就可以了。你呢?」
「叫我出久就好了」


兩人開始斷斷續續接著話題。

 

「姊姊去買東西了,她叫我在公園等她…結果就下雨了」

「原來如此…」

 

「媽媽做的豬排丼真的很好吃!」

「是嗎! 我下次也想吃吃看」

 

「我也很喜歡歐魯麥特!」

「歐魯麥特真的很厲害呢! 希望我有一天也能……」頓了一下,興奮的光輝瞬時暗下「差點就忘記我是無個性的…!」綠谷無預警的被擄住頭,撥開前髮,一股濕熱貼上,一次一次輕啄幾口,雨點似降下,要比剛才來的更長。

 

「我把一半的個性分給你吧」轟抵著綠谷的額頭認真說道「這樣你就不會被欺負,也不會再難過了」

「不可能啦! 轉移個性這種事…」

「然後我們要一起成為跟歐魯麥特一樣的大英雄!」一提到景仰的英雄,光輝再次浮現,臉頰泛紅

「真的…真的可以嗎!」「嗯嗯,然後還要在同一間事務所工作! 還有……」

 

綠谷彷彿真得到了個性在空中釋放揮舞,轟則在一旁談論兩人的將來。

 

「然後焦凍把敵人全部凍住!」
「出久再把敵人全部燒光光!」


兩人漫天闊論遠大夢想,高聲笑鬧。

在這場傾盆大雨之中,彷彿一切都能實現。

 

 

 

 

 

 

記憶中,這場雨下了很久。很久很久,一下就下了一輩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雖然離開童年好像還不到十年,可是小孩子的心態太難抓了......
轟總小時候大概就是超有正義感,有話直說的那款吧(現在好像也是)因為還沒經過社會歷練所以性格稍微開了點而沒有現在面癱


小孩子的話題總是這麼跳痛...


還有小勝跟轟姊啊下次不要單獨把小孩子留在公園喔就算是下雨還是會有人特地撐傘抱走的(我就會

热度: 163 评论: 8
评论(8)
热度(163)